2021全球海上风电大会成功举办,挪威企业献言献策,海上风电“潜”往深蓝

2021年7月8日,第六届全球海上风电大会在广西南宁举办。本次会议由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CREIA)、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CWEA)、中国能源研究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全球风能理事会(GWEC)主办,远景能源有限公司、《风能》杂志承办。

大会以“深化创新,多能融合——海上风电助力碳中和目标实现”为主题。吸引了来自全产业链的相关企业、机构代表,台上台下发言互动积极,气氛热烈,为与会者奉献了一场思想的盛宴。

挪威企业献言献策

其中,挪威企业为与行业众伙伴热烈交流,为风电产业添砖加瓦。挪威驻华大使馆商务参赞兼挪威创新署中国区总监安若夫先生以及挪威创新署驻华代表处高级能源与环境顾问兼挪威能源与环境协会总经理屈蕾女士也到现场助阵挪威企业。

国际知名船舶设计公司乌斯坦(Ulstein)展现了其为中国海上风电行业提供的定制化服务和产品。

12

该公司之前为上海电气定制了两款专门针对中国市场的风电运维船,并将于近期由振华重工开工建造。

13 14

挪威企业佐敦涂料(JOTUN)在陆上风电的领域已经是佼佼者,这两年在海上风电领域也是风头强劲。该公司具体介绍了免维护涂层体系在浮式海上风电与海洋牧场中的应用,尤其是他们生产的聚酯玻璃鳞片漆(Baltoflake)的应用。挪威北海Ekofisk石油钻井平台的基础就是由佐敦涂料提供的长达49年的免维护涂层保护。

15 16 17

挪威船级社(DNV)作为世界领先的风电认证机构能够为企业的海外风电项目保驾护航,该企业介绍了项目认证的益处以及其企业优势等。挪威船级社能在最大程度上为企业避免技术与经济风险。

18 19 20

论坛同时也邀请了挪威国家能源商会(Norwegian Energy Partner),该商会的发言人介绍了挪威海上风电产业链详情,列举了许多著名的挪威海上风电船舶企业,最后还提供了专门为国际海上风电发展需求设计的解决方案,凸显了挪威企业在海上风电领域的整体优势。

海上风电“潜”入深蓝

在会上,汇聚一堂的行业巨擘就“海上风电助力碳中和目标实现”畅所欲言,其中“探讨未来海上风电发展趋势”的主题论坛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未来中国海上风电的发展究竟该走一条怎样的道路?这个问题牵动着风电行业所有人的心,特别是在海上风电迎来前所未有发展新机遇的当下。无论是中央提出的“2030碳达峰·2060碳中和”目标,还是沿海诸省依据国家“十四五”规划确立促进海上风资源开发的相关方案,都预示着一个海上风电新时代的到来。

海上装机量随着装机需求而水涨船高,这就引出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一个问题——我们去哪里要那么多风资源?从目前的共识来看,“潜”往深海似乎是唯一的选择

相比近海,深远海的风资源更好,湍流强度和海面粗糙度小、容量系数高,且中国领海线至专属经济区的可开发海域面积约60多万平方公里,资源可开发潜力约20亿干瓦,约占我国海上风电开发潜力的75%。渤海、黄海大陆架延伸海域和台湾海峡等海域均为优良的风资源开发区域。

安全高效地完成吊装、完成项目建设,尽全力做好后市场运维都是电气风电在竭力钻营的问题。资源在深海,但深海资源并不好拿,这是行业共识,那么怎样才能进一步利用好深海资源呢?

要规模化开发深远海风资源,就必须让产业链协同发展。而强大的海上风电运维是产业链“声援军”。海上运维船或许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与欧洲成熟的运维船制造工艺不同,我国运维船的起点比较低,中国现有的运维船存在多个维度的缺憾与痛点,如果风资源开发进一步走向深远海,这些痛点只会扯住我们前进的步伐,令我们步履艰难。

毫不夸张的说,要革新深远海风电运维方案,首先就必须革新海上运维船。要“潜”往深蓝,就必须借鉴欧洲先进的技术和丰富的经验,而正如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先生所言“挪威企业在海上风电领域起步早、经验足,能够发挥技术优势和经验,为海上风电场的开发和管理贡献专业知识与资源。挪威国油(Equinor)、DNV、Aker Solutions、OHT、乌斯坦(Ulstein)、Passer等企业在海洋工程,重大件运输,海上风电场开发、安装及运维等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同时在借助海上风电产业推动传统能源转型、带动经济发展方面具备榜样作用。”中国能够充分借鉴挪威企业,实现产业链的转型。同时,在中国当前碳中和的背景下,本次大会所发挥的平台效应下,中挪海上风电的合作前景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