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 DNV发布《2050年氢气预测》,呼吁对氢发展加大政策支持

虽然在世界能源系统的脱碳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我们对氢气的接受速度依然太慢。DNV最新发布的《2050年氢气预测》报告中表示,各国政府需要采取紧急、重大的政策干预措施。

在对2050年的氢气发展预测中,DNV认为,到2030年和2050年,氢在能源结构中将分别仅占0.5%和5%。然而,要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到本世纪中叶,氢的使用率需要增加两倍,才能满足15%的能源需求。
DNV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Remi Eriksen表示
“对于航空、海事和高温制造业等无法电气化的行业进行脱碳,氢必不可少。因此,我们应该优先考虑这些行业。然而,目前政策相比氢的重要性还有些滞后,这些政策需要支持可再生能源发电、碳捕获和存储的规模化发展,这是生产低碳氢的关键要素。”
根据《2050年氢气预测》,到本世纪中叶,基于电力的绿氢(用电解液从水中分离氢)将成为主要的生产形式,占氢的总产量的72%。过剩的可再生能源可以为电解槽提供3100GW的电力供应。这一数据是目前太阳能和风能总装机容量的两倍多。
区别于绿氢,蓝氢是一种从天然气中提取并捕获排放的物质,它在短期内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到2030年约占总产量的30%),但随着可再生能源产能的增加和价格下降,其竞争力将下降。根据DNV的预测,从现在到2050年,全球用于能源目的的氢生产支出将达到6.8万亿美元,另外有1800亿美元用于氢管道支出,5300亿美元用于建造和运营氨终端。
考虑到成本因素,全球超过50%的氢管道将由天然气管道改造而来,因为改造管道的成本预计仅占新建管道成本的10-35%。氢将通过管道在国内和国家之间(而非洲与洲之间)输送到适中的距离。全球氢贸易也将受到船舶运输液化氢的高成本和氢的能量密度低的限制。相反,氢的衍生物氨则更稳定,可以更容易通过船舶运输,适合在全球范围内交易。
早期氢的使用将由难以实现脱碳的高温制造业主导,例如目前使用煤和天然气的钢铁生产。氨和甲醇等氢的衍生物是船舶和航空等重型运输工具脱碳的关键。但根据DNV的预测,这些燃料要到21世纪30年代才会实现规模化生产。
乘用车基本用不到氢气,发电也只会用到有限数量的氢气。用于建筑物供暖的氢气不会在全球范围内推广,但会在一些已经拥有广泛天然气基础设施的地区实现早期的使用。
“扩大氢价值链需要解决安全风险和公众接受度问题,并利用政策使氢项目具有竞争力和融资能力。我们需要在能源系统层面进行规划,使社会能够拥抱氢气带来的迫切脱碳机会。”Eriksen补充说
据报告显示,目前不同区域对氢的利用率有很大差异,这受政策影响很大。到2050年,欧洲将率先实现氢气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达到11%,因为相关政策既推动了氢气生产的规模,又刺激了终端使用。经合组织太平洋地区(2050年氢能源占能源结构的8%)和北美地区(7%)也有推动供应端的战略、目标和资金,但碳价格较低,具体目标和政策较少。中国(6%)紧随其后,最近该国对2035年的资金和氢气前景做出了更清晰的说明,同时扩大了全国排放交易计划。到2050年,这四个地区总共将消耗全球能源氢需求的三分之二。
来源: DNV
编译:风能专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