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比大小到比LCOE,中国风机出海迈出关键一步

近期,远景能源在印度风电市场获取合计接近2吉瓦的订单,相对于此前的兆瓦级出口订单,此举创造了中国风机品牌赢得单一海外市场的最大订单纪录。

长久以来,中国整机商的强势表现,更多依靠在中国本土市场的业绩支撑,与跨国巨头短兵相接的国际市场是中国风电整机商的软肋。因此,此次远景能源在印度市场收获的吉瓦级订单,不仅是对其长期坚定全球化布局的回报,也被视为中国风电整机商全球化征程中迈出的一大步。
在各大国际风机巨头厮杀竞争激烈的印度市场,远景凭什么能够胜出?远景如何在近身肉搏的国际市场打造“登天的梯,出海的船”?记者日前采访了远景能源全球副总裁徐刚。
 
坚持长期主义投资布局
印度风资源潜力大,且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发展计划。印度政府设定的目标是,到 2030 年达到 450 吉瓦的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
维斯塔斯、西门子歌美飒等全球知名的风机企业过去 30 年来一直活跃于印度市场,印度本土也曾诞生过像苏司兰这样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风电整机巨头。
对于任何一家立志成为全球领导者的风电整机商来说,印度市场都是其全球化战略的重要一环,远景也不例外。
据徐刚介绍,早在2014年,远景就曾在智利开始实施第一个海外风电项目,并对国际市场进行长期战略规划。
印度虽然不是远景涉足的第一海外市场,却是其最坚定布局的市场。
2015年的印度风电市场,补贴面临取消,价格杀得很低,风机难有利润,但远景却在这时进军印度市场,并坚持长期布局。“我们看到印度市场的规模和发展前景。远景以‘为人类的可持续未来解决挑战’为使命,从创立之初就没有局限在中国市场,始终坚持全球化战略布局,推动全球绿色能源转型。”徐刚说。
坚持长期主义,做时间的朋友。2018年,远景终于拿下首批两个项目共计233MW的订单,开始在印度本土的深耕。
去年同样在亚洲市场越南,抢装使得一些中国风机企业跟随中国EPC企业和开发商“走出去”,很多并非直接与国际客户打交道,更多还是和中资企业接触。
印度市场截然不同。远景虽然有很多国际化人才和经验,但如何直接与印度客户打交道,对于当时的远景,也是全新的课题。
“最初的两个项目,帮助我们进一步学习和了解了印度市场。从风机交付、EPC一直到最后的交钥匙,整个全链条做下来,我们切身感受到,印度风电项目管理的挑战非常大,和欧美等国际项目一样,尊重规则,对合同有非常严格的约定。”徐刚说。
远景印度首批Khagashree 198MW和Kagvard 35 MW项目,分别安装79台和14台远景能源EN-131/2.5MW智能风机,全部搭载120米高全钢塔筒,先后于2019年5月和10月投运并网。截至目前,两个项目累计发电量超17.6亿千瓦时,凭借出色的发电数据赢得了业主好评。
真刀真枪比产品、比服务
虽然彼时的远景已是中国的头部整机商,并且跻身全球整机商排名前列,但面对印度这样一个迥异于中国国内的市场,整机商的环境适应能力、市场匹配能力、供应链整合能力、创新研发能力、快速响应能力、文化融入能力都将受到全方位检验。
据徐刚介绍,印度市场与中国市场最大的不同是,印度风电市场更理性,投资商更注重LCOE(平准化度电成本)和风场的发电量。当中国市场上一些投资商还在对风机“比大小、称重量”的时候,印度市场已经朝着提高风资源的利用效率和风机的发电量方向转变。“印度的风电开发很早就是纯商业投资行为,开发商算得过账才会投项目,弃风率很低。“徐刚说。
印度早中国3年取消风电补贴,2018年时印度的电价只有大概折合人民币0.27元/千瓦时左右,这促使当地更加注重全生命周期度电成本,这也使得远景在印度更早接受了市场化的洗礼:产品品质、技术和服务成为市场比拼的“胜负手”。这让以科技和创新、智能和软件并重的远景更加如鱼得水,在印度市场屡屡胜出。
从风资源条件来讲,印度市场也有很多低风速区域。作为中国低风速风机的开拓者,远景为了满足印度市场的需求,专门定制化重新设计了EN-131/2.5机型,树立了当年印度市场最大叶轮直径和最高塔筒的标杆,打破了印度风电市场纪录。今年的最新中标项目中,远景针对印度低风速设计的EN-156/3.3机型,再次打破了印度市场叶轮直径的纪录。
高品质和可靠性,不仅源自对技术的深耕,对细节的精雕,也基于成熟的供应链体系。产品品质要硬,供应链体系要柔。一硬一柔,尽显远景的管理哲学。
徐刚表示,供应链真正PK到最后,就是看谁的供应链管理最优化,供应链柔性最强。“如何同时满足供应链的柔性和产品的可靠性,要依靠远景一直提倡的Know how,这是企业供应链成功的核心。真正了解这些部件,才能实现平衡,恰当取舍,真正了解当地市场的需求,才能通过标准化、规模化把核定的成本降下来。”
 
作为一家中国风电科技企业,远景身上带有“敏捷、勤奋”的基因,这也是远景致胜印度市场的关键。
“其他品牌风电整机商在印度市场的反应和产品迭代速度都比我们慢。基本上,维斯塔斯、GE等跨国巨头至少半年到一年时间才能跟上我们的节奏。”徐刚说。
快,不仅体现在机型迭代快,同样也体现在服务响应快。
徐刚告诉记者,快速的服务响应能力并不是靠拼人力,远景的人均产值和利润都非常不错。“我们成功的秘诀,是通过系统、平台、数字化的手段来解决很多以前传统行业靠人员堆积解决的问题,比如,通过提前预判运维的一些关键节点、关键动作,把这些东西优化、固化,最大限度减少人员的配备和使用。”
打造全球化战略支点
据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统计,2019年远景能源在中国风电整机商海外新增吊装量中排名第一。2021年,远景能源智能风机实现海外新增装机650MW,增幅达132%。截至2021年底,远景能源智能风机海外累计装机近2GW,是中国风机出口量最多的品牌之一。
但是,相比在全球风电市场征战了几十年的维斯塔斯、GE等跨国巨头来说,中国整机商无疑是后起之秀。
“我非常尊重国际上的这些对手,他们在风电行业耕耘的时间远远超过了远景。但正是因为我们年轻,所以更有活力,面对国际客户的时候,无论是从产品开发周期,决策链条还是服务,我们都能比竞争对手更快速响应客户需求。”徐刚说。
眼下,远景在印度收获的订单集中于风电领域,但伴随印度设定雄心勃勃的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和能源转型规划,未来,印度市场需要更多全方位的零碳解决方案。
“除了风电,我们的储能、智能、方舟系统,包括一系列的零碳解决方案,能够全方位服务好印度的客户,也能服务好当地政府。这也是远景的独特优势,一揽子整体零碳解决方案的服务会陆续加入后续项目中。”徐刚透露。
在远景的规划中,将在印度打造其国际化工程服务中心,以提升远景全球工程服务能力。未来,该中心将与已经投入运行的位于丹麦的全球创新中心、位于德国的全球风电工程技术中心、位于美国的全球叶片创新中心,共同组成远景全球化战略的重要支点。
徐刚坦言,目前远景在印度本土化建设上也面临一些挑战:印度疫情依然严重,生产等方面抗疫防疫难度很大。
正如徐刚所言,国际市场才是整机商能力的试金石。面对更加严苛的国外标准、更加激烈的跨国企业竞争,中国风电整机商必须迈过国际市场这道坎,在含金量更高的国际市场证明自己的实力。具备在全球各个区域获得平均分配的市场开拓能力,学会在全球不同的市场环境下成长,这也是中国风电产业实现由“大”到“强”转变的必由之路。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对于远景和中国风电整机商来说,国际化的征程才刚刚起步。
来源:中国能源报